味甘

唯佳作与美食美景不可辜负
&Dover大本命

这是什么有味道的鞣革方式╭(°A°`)╮
这皮革做出来靴子什么的……是要穿的是吧……
=_=

在离开图书馆之前瞥见了书架上有萨特的著作就顺手借了

其实我之前也没读过他的作品,只知道这人挺有名的,尤其是在哲学方面╮(╯▽╰)╭

怎奈我一介俗人,勉强翻了十几页实在是……读不懂(不作妄言不乱评判)→_→

果然还是《编舟记》《小王子》什么的更适合我吧-_-||

以及哲学大部头真是催眠佳品,本来兴奋得跟打了鸡血似的都能看到哈欠连天@( ̄- ̄)@

薄荷糖救我(ಥ_ಥ)


势必要打上dover的tag
我就知道一本正经的喝着红茶看书的亚瑟没那么简单
越是禁欲越是放诞
(大半夜脑回路急转弯瞎说八道╮(╯▽╰)╭中……)

忽然想起来的一条旧新闻


不愿意工作的哥哥为了游客不被英sir抢走忍痛在周末加班了呢


曾经不觉得怎么样,嗑了cp再想起这条新闻😏😏😏

妙哦

【仏英 人设】无尽下午茶

(三月兔和疯帽子在混乱的时间中只能永远地喝茶,可是喝茶也好,起居琐事也罢,谁不是过着同以往大同小异的日常生活呢)

弗朗西斯走到客厅时,亚瑟正在泡茶,腾腾热气被杯盖掩住,身边还有一本半新不旧的书,露出一小截再熟悉不过的书签。

“亚瑟,你找到了一本书?”弗朗西斯随意地坐在沙发上,环住了恋人的肩。他瞄了一眼封面,托马斯•曼的《魔山》,并不是他们家中书柜里的那本。

“是啊,说来真巧。今天我走在路上时,脑子里一直在想着这本书,刚一拐弯,就看到一家租书的店,本想随便看看,谁知道竟然真的有英文版的。”亚瑟递过去一杯茶,弗朗西斯顺手接了过来,杯盖掀起后凝在上面的水珠滑落下来,润湿了他的指尖。

“是挺巧的,可能是上帝的意思吧。”弗朗西斯呷了一口芳醇的红茶后舒坦地呼了一口气,“可是出来度假总不能只看书,还有别的事可以做。”他摩挲着亚瑟右耳向下半寸的地方,并没有带着过分的情欲。

“比如?”亚瑟耸了耸肩,弗朗西斯的脑子里永远都有各种各样的浪漫点子,他本身简直是魅力的具象化。虽然亚瑟时不时的不解风情会让事情的走向和弗朗西斯的设想有些不太一样。

“嗯,比如我可以吻一下你,或者你吻一下我也行……说真的,亚瑟,你在接吻时能听到我的心跳声吗?我总能听见自己的心跳特别有力。”弗朗西斯轻轻吻了一下亚瑟,把他的手按在了自己的左胸上。亚瑟皱了皱眉,他回吻了一下后依偎在弗朗西斯的怀里,忽然没头没脑说了一句,“我想那可能是因为你有点儿心悸,不过还没到要去疗养的地步,所以也不会安逸得不想回头。”

次日下午,弗朗西斯看到亚瑟在坐庭院里的小桌旁认真地往杯子里加奶,手边有一碟精致的饼干和一本英文的《暗店街》。其实家里有一本原著,但是亚瑟不大看。

“你又找到一本不错的书了?”弗朗西斯坐在了亚瑟旁边的椅子上,顺手翻了翻这本小说,接过了亚瑟递来的茶。

“是啊,我出去买饼干的时候发现点心店旁边就有一家书店,真巧,还有英文的《暗店街》,价格也不算离谱。”

“为什么不买法语的?书店里一定有原著的。”弗朗西斯把精心修剪完的玫瑰放在了小圆桌上,没有忽略亚瑟眼中一闪而过的惊喜。

“法语看得我直发困。自打你上次花言巧语哄我读完原版的《鼠疫》后,我就再也不想读法语的小说了。”亚瑟捻着刺被削得干干净净的玫瑰茎应话。

“那就把责任推给加缪吧,这可不关法语的事。好了,天气这么好可不能只呆在院子里,咱们是来度假的,怎么把假日过得和寻常没什么两样了。”

三个半小时后他们回来了,在外面走了走吃完晚餐后终究还是走到书屋里去了。弗朗西斯最终还是让亚瑟买下了一本《小王子》,他总是有办法的。弗朗西斯说要是亚瑟能认真读完任何一本法语小说,那么回去之后他就把打开了三四次都没读完的《道德情操论》读完。尽管他们俩对这本《小王子》都熟得快背出来了。

等弗朗西斯洗去一身疲惫走出浴室时发现亚瑟已经睡着了,那本《小王子》还打开着。下午剪下的玫瑰被亚瑟临时插在床头的玻璃瓶子里,影子斜斜地映下来,刚好落在了“Puisque c'est ma rose.”这句话上。

当亚瑟在大吉岭和锡兰之间犹豫不决时弗朗西斯已经走到了他身边,递过去一袋当地的小食,权当是茶点。亚瑟觉得这些陌生的点心无论配哪种茶都感觉怪异,也不是难以下咽,反正就是“不对劲”,亚瑟是用这个词来形容他的感受的,弗朗西斯表示也许只是因为亚瑟不太能享受异域风情在食物上的展示。

依旧是在这个陌生绮丽的城市消磨完了空闲时光,这或许是度假最常见的方式了吧。享用完了特色的餐点后亚瑟并不想继续呆在外面了,他们回到临时租的小屋里像往常一样整理完一天的杂事,休息片刻后安安静静地做爱。

“哦,我知道哪里不对劲了。”在入睡前亚瑟不合时宜地来了一句,“下午茶的点心。自从我们出来以后我就没有吃过你做的点心了。”弗朗西斯把亚瑟搂得更紧了,他颇为无奈地吻了吻亚瑟额头。

“首先在这个时候我不知道对于你对我的肯定该以什么态度应对比较合适,其次这里没有厨房更没有烤箱,最后,我亲爱的亚蒂,刚刚你湿润的眼睛叫我着迷。晚安。”

第二天他们登上了回去的飞机,假期结束了。其实这个假期本来也是弗朗西斯临时的提议,亚瑟觉得外出游玩并没有什么坏处,干脆就同意了。

“亚瑟,有很多情侣都是在一次旅行后分手的。甚至有句话说要想破坏和另一个人之间的情谊就和他一起去旅行。”在异常沉默了很久后弗朗西斯终于开口了。一路上亚瑟一直在等他说话,他看得出弗朗西斯的情绪不太对劲,略微有了点不太好的揣测,但是听到他真的说出这番话心里还是“咯噔”一响。其实从一开始亚瑟就不明白为什么像弗朗西斯这样有各种选择的人会和他陷入爱河。亚瑟不认为他是个令人着迷的伴侣,甚至有时候会比较乏味。当他以为这不过是短暂的迷恋后弗朗西斯提出了同居,一直到现在。

“所以呢?”亚瑟有千言万语要说,比如我可以试着去了解你感兴趣的,也可以慢慢变得……变得怎么样?不那么无味吗?最后就挤出了这么一句不痛不痛的话。

“所以,这次旅行终于让我不那么犹豫了。亚瑟,我们可以结婚吗?”弗朗西斯明显激动了起来,“我一直不明白曾经那么多段感情为什么说断了就断了,回想起来也许有一点遗憾却没有半分留恋。直到遇到你我才发现之前无论和谁相处,琐细的小事都会让感情越来越寡淡,直到再也没有维持下去的必要。”

亚瑟还没有从突如其来的求婚中缓过来,他扯不清弗朗西斯说的这些话,干脆一声也不应,等弗朗西斯自己告诉他。

“亚瑟,和你相处的感觉正好相反。一开始身边的人听说我爱上了一个没趣的英国人时他们都很惊讶,连我自己都不明白怎么会这样,既没有绚丽感情中的浓情蜜意也没有烟花般的迷恋。现在我明白了,吸引我的是一个完完全全的你。我渴望和你生活,一起头疼琐碎的杂事,一起规划不确定的将来。”

亚瑟和弗朗西斯就这么极其不正式地订婚了,没有惊喜的套路,没有丰盛的晚餐作为铺垫,甚至没有做好准备就稀里糊涂把心思全吐露出来了,真是浪漫的弗朗西斯做过的最不浪漫的事,但是也是他最为庆幸的事。

熟悉的景色一点点呈现在眼前,让人莫名心安。风尘仆仆地回到他们的公寓后弗朗西斯打开了窗户,亚瑟把有段时间没见的茶壶冲洗了一遍,慢慢等水烧开。

等弗朗西斯把东西收拾妥当走出房间时,亚瑟递来一杯茶,他顺手接了过去。

“你读完了《小王子》吗?”弗朗西斯颇为矛盾地问道,他可不想按约定去啃一本18世纪的全英文论著,虽然他早就已经草草把法语版的读过一遍了。

亚瑟幸灾乐祸地笑了,他起身从书柜中翻出一本书放到了未婚夫的面前。

“《爱丽丝梦游仙境》?”弗朗西斯怎么也想不到论著变成儿童文学,“这是在给我减压吗?”

“那本书我没看完,但是也差不多了,所以,也不强求你去读亚当•斯密了。”


宏观经济的课上
老师:美国放了那么多国债有三分之一都是被中国买了。估计这辈子都不会还了。其实吧当初也不一定是真指望能还,收收利息也挺多了。现在汇率千万不能达到7,前段时间发行了多少年都没动静的央票……

我的反应:认真拍PPT顺便大开脑洞

晚上上完课在微雨中匆匆赶回,到了岔路口仍旧是买了块饼安慰一下早已不满的胃,大家都在打伞,我本来拿出了伞却又收了回去。

打伞是为了挡雨,我又不想挡雨,何必要打伞。平时习惯性撑伞不过是因为周围的人都撑伞,只有自己把伞拿在手上倒显得异类一般,才会在本不想打伞的时候默默打伞。

夜幕下谁也管不着谁,偷偷得浮生半刻自由,就在雨中走吧,图书馆里还有我心心念念的笔记和书在等我呢。

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

无肉使人瘦,无竹使人俗。

……

苏轼为什么不考虑一下竹笋炖竹鼠呢,不瘦也不俗了

(⊙o⊙)

大半夜的我在瞎说八道什么?_?


会计专业土味情话

有借必有贷,我们必相爱。
愿你由在建工程转为固定资产,
我愿以余生陪你,慢慢折旧。
(ฅ>ω<*ฅ)

【翻译】牛奶加蜜

原作大大是个爽(不像授权的授权截图戳这个字)人

你大老远的跑来就为了这个?若法x子英,一篇完。

简朴的屋内,壁炉中还残有微光,屋外猫头鹰啼叫。湿热的夏季空气中蟋蟀歌唱着呼应彼此。夜间活动的生物细簌疾走,而白天活动的鸟儿则安顿下来。脑袋都掩在翅膀下休息。

弗朗西斯在火堆旁餍足地打着盹,亚麻睡袍的袖子从肩上滑落,他的腿上还有一本打开的书。他在梦境中浮浮沉沉,虚影在墙上摇曳化作奇怪的形状,吸引着他。

前门传来的一阵敲门声叫他一个激灵醒了过来。“谁啊?”他迷迷糊糊地喃喃问道。拂开了脸上的几缕金发,把自己打理得稍微整齐些后他拉开了小屋的门,外面的夏夜静谧而又澄澈。

明亮的绿眼睛望着他,旁边还有一只黑眼睛的小兔子。亚瑟从绿披风下探出头来,下定了决心似的皱着眉,忿忿的样子分明是在噘嘴。“你就没点礼貌吗,青蛙?让我进去啊。”

弗朗西斯眨了眨眼睛,这才让到一边,等那男孩进来后他关上了身后的门。他看着亚瑟颇为辛苦地爬上厨房里的一把椅子,那是他一直以来都坐的椅子,有垫子垫着,可以看到桌子的另一边。弗朗西斯微微笑了,点上了几盏厨房里的灯。

“你来这儿干什么?”他边问边从壁橱里拿出一只锅,倒进了今天的新鲜牛奶。拨了拨炉子里的火,又拿出了一罐蜂蜜,挖了一大勺。他满不在意地搅着,等牛奶热起来。牛奶加蜜,这是亚瑟最喜欢的。以前无论什么时候睡觉,他都要喝上一杯。但是弗朗西斯已经有很久没有问过亚瑟想不想喝这个了。“现在很晚了,而且单独出门也很危险。”

亚瑟闷闷地避开,双臂在小胸脯前交叉着,好像这些事根本不该在他的考虑范围内。“睡不着,”他终于应声了,脸颊上泛起淡淡的红晕。“我想喝点加蜜的牛奶,挺管用的。”

弗朗西斯皱了皱眉,把锅底的蜂蜜刮开,琥珀色的蜜被搅匀进了牛奶。“你大老远的跑来就为了这个?”他倒满了一只小杯子,小心地把东西都收了起来。弗朗西斯把杯子放在了亚瑟的面前,看着他认真地大口喝着,牛奶渍沾白了上唇,他藏起满意的微笑。“难道你就不能让别人给你准备一杯吗?”

亚瑟愣住,视线从杯中扫过那双蓝眼睛,脸上的红晕让他看起来更可爱了,平时他可不会有这副神情。他嘟囔了一句,又继续喝了一大口。

“什么?”弗朗西斯不肯罢休,看到亚瑟颇有别意又红了几分的脸,生了恶作剧的心思。“你说什么?要是你不说清楚,那我就只能当你是在告白了。”他停了一下,等这些话都被听明白之后继续说道,“今天真开心啊!我的小兔子爱上我了!”

“闭嘴,你个笨蛋!”亚瑟突然恼了,脸彤红彤红,杯子被他攥得紧紧的。“才不是什么傻乎乎的告白呢。”他又咽了一口温牛奶放下杯子,避开弗朗西斯的视线。“我没跟别人说是因为……”他犹豫了起来,瞄了一眼只是单纯在好奇的弗朗西斯。“因为他们做的不像你做的。”

弗朗西斯倚在直直的椅背上,他纯真的微笑轻得很。亚瑟不知道该应些什么好,不知道该怎样看待这纯洁微小的笑意。他干脆不再看弗朗西斯,不再看他白皙的脖子,不再看他肩膀的线条,不再看摇曳灯光下他有多美,美得像大主教一直挂在嘴边的天使。他喝完了甜饮,忍住不去打哈欠。

弗朗西斯坐直了身子,伸出一只手,亚瑟就牵着了,他困乏的时候一向不闹腾。“该睡觉了,我的小兔子。你明天早上再回家吧。”他们一起挤在床上,亚瑟蜷在弗朗西斯的怀里,那只兔子歇在枕头上。亚瑟一二间就睡着了,而弗朗西斯则醒了好一会儿,一直在想亚瑟不好意思嘟嘟囔囔说出的话。

他们做的不像你做的。弗朗西斯笑了,吻了吻颔下的金色小脑袋。亚瑟可能并不明白他自己究竟承认了什么,但是这些话让弗朗西斯心里暖暖的。他是特别的。